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橫門裏弄
發佈時間:2020-10-23 08:45:59

吳勇娟 

我老家以前的房子,在正堂的兩側各開一扇邊門,也叫橫門。下方的橫門連着附房,上方的橫門就對着與鄰居相隔的橫弄。

平常的時候並不覺得這對着弄堂的橫門有什麼特別,尤其是北風呼嘯的冬天,橫門基本上都是閂着的。但是,到了炎熱的夏季,只要家裏有人在,這扇門就和大門一樣,永遠敞開着。那時候,家家户户納涼的裝備都只有扇子而已,到了夏日的中午,一年到頭曬不到太陽的橫弄裏才是最涼快的地方,所以無論吃飯還是小憩,一家人都喜歡往那裏走。

夏天來到的時候,我家的餐桌就從火爐間搬到了堂前。當我放學回家吃飯的時候(小學是在村小就讀的),在地裏幹活的家人們也陸續回了家,負責一家子伙食的奶奶早就準備好一切,這時就是家庭聚餐時間。我家是大户人家,堂姐弟五六個,加上還沒出嫁的姑姑,有十幾口人,所以夏日的橫門口,是天天聚着人的。一般情況下,橫弄大都是孩子們的天地,當然,小姑姑也常常和我們坐一起,鄰居家的女兒有時也坐到她家的橫門口,和我們邊吃飯邊閒聊。那時我家的橫門口,爺爺擺放了一塊長條形的枕頭石,足夠兩三個孩子湊在一起坐,就着徐徐的弄堂風吃飯,真是又愜意又熱鬧。

暑假裏,我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。所以,基本上每天都會帶着弟弟妹妹玩。為了安全,奶奶不太讓我們去小溪玩,所以橫弄那裏就成了我們的天堂。吃飯的時候,總有人會不小心把飯菜灑在地上,於是很快就有螞蟻來搬。吃完了飯,螞蟻們也搬得差不多了,於是就用竹枝打蒼蠅,既除了四害,也給螞蟻找到了糧食,看它們呼朋喚友地來拖,很是開心。不過,現在才知道,螞蟻是不會呼朋喚友的,而是在路上分泌信息素,如此引來同伴。

夏天的傍晚,我們也會去粘蜻蜓給螞蟻做大餐。蜻蜓之於螞蟻,大概就像飛機之於人類吧,太龐大了。螞蟻只要碰上蜻蜓,稍微觀察一下,立馬就轉身。我們知道它是去搬救兵了,就耐心地等着。不多一會兒,便有長長的蟻隊,迤邐而來。這時候,就會有蟻王出現,蟻王的個頭比一般的螞蟻要大兩三倍,特別是它深紅色的大腦袋,很是霸氣。蟻王有一隻兩隻不等,它們來到蜻蜓的身邊,馬上就尋找合適的位置,各就各位,只要能拖動了就朝窩的方向使勁拽,後續部隊陸續加入,蟻多力量大,自然速度也越來越快。有時食物太大,搬不進洞,它們就在洞口就地解決,或者分解成小塊,再往洞裏搬。每一隻小螞蟻都很盡力,好像就沒有偷懶的,而且配合得也很默契。

除了幫螞蟻們解決糧食問題,我最喜歡的就是等爺爺空閒下來也來橫門口坐着。爺爺是個老好人,從不打罵我們,他喜歡坐在台階上,看我們玩。等我們玩夠了,玩累了,就往爺爺身上靠。當然我最喜歡的是跟爺爺撒嬌,要爺爺幫我撓背。趴在爺爺的大腿上,他那粗糙的大手在我的背上撫摸着,真是舒服極了。現在回想起這些,淚水即刻就會矇住雙眼。爺爺離開我們已經有二十多年了,但那一幕之於我猶如昨日。

如今,村裏的老房子都已經消失不見,新造的房子不再有橫門的設計,橫弄也只是一條過道而已。孩子們不用再尋找納涼的地方,毫不起眼的螞蟻當然也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了。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